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長望聚焦 正文閱讀
新浪彩票
作者: 林語堂    发布时间: 2018/4/9 14:46:43    浏览量:1044


文|林語堂

 

教育或文化的目的不外是在發展知識上的鑒賞力和行爲上的良好表現。有教養的人或受過理想教育的人,不一定是個博學的人,而是個知道何所愛何所惡的人。一個人能知道何所愛何所惡,便是嘗到了知識的滋味。世界上有一些人,心裏塞滿曆史上的日期和人物,對于俄國或捷克的時事極爲熟識,可是他們的態度或觀點是完全錯誤的;在社交集會裏碰到這麽一個人真是再氣煞人也沒有的事了。

我曾碰見過這種人,覺得談話中無論講到甚麽話題,他們總有一些事實或數字可以提出來,可是他們的見解是令人氣短的。這種人有廣博的學問,可是缺乏見識或鑒賞力。博學僅是塞滿一些事實或見聞而已,可是鑒賞力或見識卻是基于藝術的判斷力。

 中國人講到學者的時候,普通是分爲學、行、識的。對于曆史學家,尤其是以這三點爲批評的標准;一部曆史也許寫得極爲淵博,可是完全沒有見識,在批判曆史上的人物的事迹時,作者也許沒有一點獨出心裁的見解或深刻的理解力。要見聞廣博,要搜集事實和詳情,乃是最容易的事情。任何一個曆史時代都有許多事實,我們要將之塞滿心中,是很容易的;可是選擇重要事實時所需要的見識,卻是比較困難的事情,因爲這要看個人的觀點如何。

一個人必須能夠尋根究底,必須具有獨立的判斷力,必須不受任何社會學的,政治學的,文學的,藝術的,或學究的胡說所威嚇,才能夠有鑒賞力或見識。我們成人的生活無疑地受著許多胡說和騙人的東西所包圍:名譽的胡說,財富的胡說,愛國的胡說,政治的胡說,宗教的胡說,以及騙人的詩人,騙人的藝術家,騙人的獨裁者,和騙人的心理學家。精神分析學家會告訴我們說:一個人兒童時代的腸胃官能的活動,對于後來生活上的野心,進取心,和責任心,有著切實的關系,或說大便秘結造成一個人的吝啬的性情;有見識的人聽見這種話的時候,只好一笑置之。一個人做錯了事,便是錯了,用不著拿出偉大的名譽以威壓人,也用不著說他曾讀過許多我們不曾讀過的書,以恐嚇人。

 所以,見識和膽量是有密切的關系的,中國人往往把識和膽連在一起;而我們知道,膽量或獨立的判斷是人類中一種多麽難得的美德。我們看見一切有特殊建樹的思想家和著作家,在幼年時代都有這種智能上的膽量或獨立性。這種人如果不喜歡一個詩人,便表示不喜歡,縱使那個詩人是當時最有聲望的詩人;當他確實喜歡一個詩人時,他便能夠說出喜歡他的理由來,因爲這是他的內心判斷的結果。這就是我們所謂文學上的鑒賞力。如果當時盛行的繪畫學派的主張,使他的藝術本能感覺不快,他也會加以反對。這就是藝術上的鑒賞力。一種流行的哲學理論或時髦的觀念,縱使得到了一些最偉大的人物的贊助,他也會表示漠然的態度。他要等到自己心悅誠服,才願相信一個作家的話;如果一個作家能使他信服,那個作家便是對的,可是如果那個作家不能使他信服,那麽,他自己是對的,而那個作家是錯的。這就是知識上的鑒賞力。這種智能上的膽量或獨立的判斷無疑地需要相當孩子氣的,天真的自信力,可是這個自我便是一個人唯一可以依附的東西,一個研究者一旦放棄了個人判斷的權利,便只好接受人生的一切胡說了。

 孔子似乎觉得学而不思比思而不学更为危险,他说:“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他在当时一定看见过许多学而不思的学生,所以才提出这个警告;这个警告正是现代学校里极为需要的。大家都知道现代教育和现代學校制度大抵是鼓励学生求学问,而忽略鉴别力,同时认为把学识填满脑中,就是终极的目的,好象大量的学问便能够造成一个有教育的人似的。可是学校为什么不鼓励思想呢?教育制度为什么把追求学问的快乐,歪曲而成堆塞学识的机械式的,有量度的,千篇一律的,被动的工作呢?我们为什么比较注重学问而不注重思想呢?我们怎么可以因为一个大学毕业生念完了若干规定的心理学,中古史,逻辑,和“宗教”的学分,而便称他做受过教育的人呢?学校为什么要有分数和文凭呢?分数和文凭在学生们心中为什么会代替了教育的真目的呢?

 理由是很簡單的。我們之所以有這個制度,就是因爲我們是在教育大批的人,象工廠裏大量生産一樣,而工廠裏的一切必須依一種死板的、機械的制度而運行。學校爲保護其名譽,使其出品標准化起見,必須以文憑爲證明。于是,有文憑便有分等級的必要,有分等級的必要便有學校的分數;爲著要給分數起見,學校必須有背誦,大考,和小考。這造成了一種完全合理的前因後果,無法可以避免。可是學校有了機械化的大考和小考,其後果是比我們所想象的更有害的。因爲這麽一來,學校裏所注重的是事實的記憶,而不是鑒賞力或判斷力的發展了。我自己也曾做過教師,我知道出一些關于曆史日期的問題,是比出一些含糊的問題更容易的。同時批定分數也比較容易。

 这个制度实行之后,我们便会碰到一种危险,就是我们会忘掉我们已经背弃了教育的真理想或即将背弃教育的真理想;所谓教育的真理想,我已经说过,就是发展知识上的鉴赏力。孔子说:“记问之学,不足为人师。”这句话记起来还是很有用的。世间没有所谓必修的科目,也没有什么人人必读之书,甚至莎士比亚的著作也不是必读之书。學校制度中似乎有一个愚蠢的观念,以为我们可以制定一些最低限度的历史知识或地理知识,要做一个受过教育的人,便非念这些东西不可。我曾受过相当的教育,虽则我完全不知道什么地方是西班牙的首都,而且有一个时候以为哈凡拿(Havana)是一个邻近古巴的岛屿。学校制定必修课程有一种危险,就是认为一个人如果念完这些必修的课程,便自然而然知道了一个受过教育者所应知道的学识。所以,一个毕业生在离开学校之后,便不再学习什么东西,也不再读什么书,这是完全合逻辑的情形,因为他已经学到所应该知道的东西了。

 我們必須放棄“知識可以衡量”的觀念。莊子說得好:“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知識的追求終究是和探索一個新大陸一樣,或如佛朗士(Anatole France)所說“靈魂的冒險”一樣。如果一個虛懷若谷的,好問的,好奇的,冒險的心智始終保持著探索的精神,那麽,知識的追求就會成爲歡樂的事情,而不會變成痛苦的工作。我們必須放棄那種有量度的,千篇一律的,被動的填塞見聞的方法,而實現這種積極的,生長的,個人的歡樂的理想,文憑和分數的制度一旦取消或不被人們所重視,知識的追求便可成爲積極的活動,因爲學生至少須問自己爲什麽要讀書。

 學校現在已經替學生解答這個問題了,因爲學生知道他讀大學一年級的目的,便是要做大學二年級生,讀大學二年級的目的,便是要做大學三年級生,心中一點疑問也沒有。這一切外來的計劃都應該置諸不顧,因爲知識的追求是一個人自己的事情,與別人無幹。現在的學生是爲注冊主任而讀書的,許多好學生則是爲他們的父母,教師,或未來的妻子而讀書,使他們對得起出錢給他們讀大學的父母,或因爲他們要使一個善待他們的教師歡喜,或希望畢業後可以得到較高的薪俸以養家。我覺得這一切的思念都是不道德的,知識的追求應該成爲一個人自己的事情,與別人無關,只有這樣,教育才能夠成爲一種積極的、歡樂的事情。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长望学院   版权所有 © 2019 NUIST备80020
江苏省南京市宁六路219号   210044   025-58235255   
请使用Chrome或IE8以上浏览器 技术支持: